阿尔泰尔

一只高中狗 汪汪汪

【喻黄】我们如何相爱【二】

【1】
在他这里,安静真是难得。不知为何突然想到那个喋喋不休的家伙。
然而,这样似乎也不坏呢。
嘴角的笑意抑制不住得勾起来。
【2】
距离那次自己主动的搭讪已经几天过去,两个人之间好像也没有什么刻意的沟通,最初只是惊讶于那个人与年龄不符合的喧嚣——简直像不满十岁的孩子。
与其说是孩子,不如说更如同天使。
与生俱来的谦和让自己人缘尚可,但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样的性格注定难以有真正知心的好友。
诸多年来一直如此,就算已经习惯了安静,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难免寂寥。
训练营里的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就算发现自己对于大局的才能,对此近乎盲目的自信,周围无人的时候时候也会突然陷入一种灰色的虚弱,对于手速这个硬伤只能苦笑。
令人苦笑的可能还不止这些。
训练营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加练,又是如此。自己的一生,恐怕也只能像这样度过了吧。
【3】
“嗒—嗒——”
远处传来清晰的脚步声。
然而怎么可能?这个时间所有的人应该已经离开了,喻文州啊喻文州,你是一个人太久出现幻听了吧。
“文州,今天晚上吃什么去啊?”
等回过神的时候,两个人的面庞距离已经非常近了,甚至能看清楚对方小小的虎牙。
对方明显有欲言又止的意思,自己方才的模样一定吓到他了吧……怎么会,怎么会突然这么虚弱呢?
但不论如何,一想到刚才自己的无力与虚戾被尽收眼底,就难以避免得恼怒起来,好看的眉毛紧蹙着,只是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立刻发作。
“我今天不想吃了。”
对面的人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惊惶的神情仿佛遇到危险的幼兽。
准备发作的心情被强压下去。
“压力太大的话,可以跟我说。”
【4】
“——嗯?”
【5】
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所填充,突然感觉不满足于知道对方名字的现状,却很快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
“谢谢。”
强撑着自己,逃也似的离开了训练营。
甚至不敢看那个叫少天的男孩子。
真是狼狈啊,文州苦笑。
                              【未完】

不定期更啊~反正争取三天至少一次就是了。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