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泰尔

一只高中狗 汪汪汪

【喻黄】论阿州黑化【再一次一本胡扯】可能是甜饼吧~

喻文州是怎么猜的流木是少天的呢😏

【依据:一百八十五章:可惜是手残】
大开脑袋。
哦,不
是脑洞。

蓝雨基地
队长的休息室门被悄悄打开一条缝,从中漏出半个脑袋。
“进来吧,没人。”
这样的事大概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男声与平常一样温和,但少天似乎察觉出某种不同的东西。
“怎么啦?” 看着自家队长戴着耳机,听着什么的样子,少天本能一般察觉出一种危机感,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事,过来吧。” 喻文州拍了拍床沿。因为职业选手有时候训练会到很晚,所以文州的屋子里电脑的里边就是一张单人床。
不得不说自家队长这个状态还是很吓人的,文州一般性格很好,作为大神在联盟里人缘也是不错的,这个微微沉闷的样子异常少有。
这就是所谓的黑化吧……少天默默吐槽……
然而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心里已经堆满了文字泡咆哮体,少天却在这个有点压抑的气氛下不敢多说什么话。
“来,你听。”
小心翼翼地,想接过耳机,却被文州阻止了。文州双手还到少天的脖子上,脸的距离越来越近,气息吹的少天痒痒的。
“队~队……长……” “嗯~”
解下了少天的围巾【你们在想什么!】“出去的时候隐藏身份也就罢了,回来还戴着,不嫌热。”恢复了一点平日的语气,少天立时安心不少。
刚才那些都是错觉也不一定呢。默默自我安慰。
黄少天一屁股坐在床上,文州轻轻为少天带上耳机,随后把门反锁,回来按下了播放键。 少天在看到队长把门反锁的时候就觉的不对,然而,片刻的迟疑,让联盟最好的机会主义者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刚开始听,少天脸色就变了。
“你自己啊?” “难道我拉全队过来啊?” “鬼鬼祟祟,跟做贼似的。” “能不小心嘛……”
此处省略号是因为喻文州已经按下了暂停,他的另一只手上,是黄少天的围巾。
“摸摸这里。”
黄少天轻轻把手伸过去,大脑尚且处于当机状态,感觉队长的脸色有异,似乎是……发黑?!
围巾上有个地方硬硬的,少天并不费劲就猜出了这是什么。
窃听器。
“27级小剑客,呵呵。有什么困难尽量跟我说,挺大包大揽呐,【一百二十四章黄少天原话】”
前半句的时候少天只是脸色有些红,听到后半句,少天脸色立刻由红转白。
“不不不队长队长你听我解释!”
看着逐渐靠近,仿佛什么也没听到的喻文州,机会主义者仿佛随时准备找机会跑路,然而战术大师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每一个可能的出路都被死死堵住。
黄少天的腿碰到了床沿,刚刚站起来的他又被动的坐在了床上。 这一次可不是解围脖的时候了,炽热的鼻息肆意撩拨剑圣敏感的神经,狭小的房间内气氛莫名紧张,文州的眼睛里,平日的温和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迷乱。
就在即将鼻尖相触的时候,喻文州终于停顿下来,少天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莫名有一丝丝失落。然而神经的骤然放松带来的往往是不假思索的言论,而这又往往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黄少天在这一天之后才意识到这一点。
“就算叶秋总说队长你手残,队长你也不能这样把气撒在……”
我身上的我字还没有说出口,黄少天的唇就被覆住了。与舌吻不同,喻文州的牙轻轻要住黄少天的唇。不得不说,喻文州实在是极其温柔的人,哪怕是类似于咬的姿势,黄少天也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反而有一种被侵略的快感。队长室里温度不低,喻文州的衬衫下透过灼人的温度,黄少天却不觉得烫,只是软绵绵提不起力气。这样的火热,让人很难想象他平时是何等温文尔雅。
黄少天只觉得大腿内侧被一只手覆住,浑身的力气终于被抽空,下意识的抵抗也放弃了,整个人,已经完全沦丧在喻文州的控制之下。
好……热……
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大概是他最初的想法,也是他最后的想法,少天会埋怨多久自己刚才说的那句“就算叶秋总说队长你手残”我不知道,但这时的他,整个人,仿佛都已经是空白的了,但这空白中有多少愉悦,谁知道呢?以后少天会庆幸自己此时的这句话也不一定呢【窃笑】
而这一切的一切,恐怕只能问当事人才知道了。
虽然说是下午,但为了电脑的清晰,房间里的窗帘一直是拉着的,灯光倒是很稳定,但也比较暗。床边的影子,却一直摇摆不定。
………………………………………………
“少天,你是我的。”
“嗯。”
“你也,只能,是我的。”
“嗯。”
少天仿佛看到了自家队长同样红的脸庞,昏暗中有恍若幻视,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脸,大概已经红得不成样子了。
………………………………………………
队长休息室里电脑运行的声音被淹没在一片迷乱的喘息中。
【^_^】

晚饭的时候
喻文州:“啊——”
黄少天:啊呜
卢瀚文:默默转头,不看
李远:默默转头,不看
郑轩:默默转头,不看
徐景熙:默默转头,不看
宋晓:默默转头,不看

【全剧完】

发誓数学考好就写文

来还愿

【乖巧】

~~~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