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泰尔

一只高中狗 汪汪汪

【清安】兵戎相见

酒红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冷冽的光泽,清光轻轻的俯身,摆出了居合的姿势。在本丸里,他曾经看过三日月使出过这一招,刀光如匹练,绝美的古拙之中夹杂着蝶一般的杀机。然而如今他自己使出,却几乎全是戾气,微微带着腥味的斩击,似乎在宣言着“必中”。
这样的一幕落在安定的眸子里,多了一抹惊艳,要知道,之前他和清光的对练恍若与镜子里的自己对刀,如今,清光已经走出不同的路了,放在平时,安定一定会赞赏这一刀吧,然而如今,他却没这个闲心。
因为现在他所面对的,是历史修正——清光。
“为什么呢?清光你会……”在本丸里,最亲近的除了刀剑们与主人的关系,就是兄弟之间的关系了啊。
安定却突然无法说出口了,因为知道,对方那份心情与自己是如出一辙的。一位老刀匠说过,每一把刀都有灵魂,那么在那个灵魂的伊始之年,在懵懵懂懂之中,模糊地感觉到有手指温柔有力地抚摸刀身,有声线温和地念出刀铭。
那个时候,就决定了用自己的一生追随主人,然而自己真正地意识清醒,能吐人言,能识文字的时候,主人却已如朝露随年月逝去。
真是……残忍呢,而且还要回到池田屋,看那一夜的烈焰与鲜血,然而不论怎样,自己依然心甘情愿让自己挥剑的术理成为总司影子的模样。
手不由得有些冰冷,看着清光面上的一道道细碎的青色纹理,像极了传说中的青鬼,对方堕落至此,只因为他们之间共同仰慕的那个人啊。
清光逐渐动着嘴型,对方前冲而来的一刻安定才明白,那是 「快走」。
随后他就明白了原因,清光如今的力气之大,他几乎完全不能抗衡,不,不止是力气,这是身体全方面的上升。
“加州,你就这么需要力量吗?”
“当然,没有力量,什么也做不到!”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突刺。
清光,瞬间就被这强大的力量击飞出去。
伙伴们都被拖住,清光身上青炎愈发肆虐,眼中清明逐渐消失。
……
今天就要……
死在这里了吗……
真是可笑呢,要死在侍奉过同一个主人的刀的刀下。
然而刀被挡下了,是娴熟的背打,眼前的人影一丝晃动都没有。
安定的手带上了刀柄,清光由于侵蚀说话艰难“不…要…他……要…杀你啊……”
“我知道。”总司笑得潇洒。
“哈?*2”
“不就是安定和清光嘛,虽然不知道你们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是你们没有错了,我自己的刀,我自己还不知道嘛。”
“只是,清光,”他的表情一下子严肃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在我的印象里,你可是最注重风雅的啊!”
“那个……”加州嗫嚅了一下,没有回答。
“今天的池田屋,我会,死在这里吧。”总司作出了让清光与安定都惊奇无比的宣言。总司居然知道了这样的事实,这种事,这么想也不可能吧。
“那些个绿色和紫色的怪人,我之前看到了几乎断裂的清光,和一群穿着有点奇特的家伙,是跟你们一起的吧,我,还看到了自己的逝去呢。”总司笑得洒脱,“我今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啊。”
“总司您……”
“我已经没多少时日了”,咳出一口鲜血,总司笑得坦然,“烟云聚拢亦复散,过眼渺茫自随然,今日,除了战一场,作为武士,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总司的笑容,在烟尘里看得不真切,“呐,清光,安定,陪我战上一场吧,这是我的最后一战了呢。”
“是×2”
……
总司沉默虚弱地依靠在墙边,“真想……有一口酒喝啊”面带微笑辞世,时24岁。
清光刀身寸寸崩裂,毕竟曾经几乎成为历史修正主义者,又因为见到总司强行逆转而回。
天地间,唯余一条长长的红色围巾,被风吹起,猎猎作响。
安定瞟到围巾上一行小字。
“承蒙照顾了啊,安定,这一次,让我任性一回吧。”
安定将围巾收好。
“‘烟云聚拢亦复散,过眼渺茫自随然’吗?再会了呢。”
背影渐渐消失在不知之处。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