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泰尔

一只高中狗 汪汪汪

fate联动全职【5】

我以裁定之姿立于此地
悲痛常灼我心
手中执掌,器物更换
少小离家,挚友离散
往事浩淼,风云千樯
故如吾悲愿所在
千变之兵,以此成界

随着吟咏之声响起,berserker,assassin,以及rider,不约而同集火君莫笑。君莫笑的伞变成盾形态,固有结界终于铺开。
千机伞犹如无形之物,又如有形。
刹那之间,笼罩四位英灵。

叶修法杖前端寒冰凝结。
然而未等这个大规模法术凝聚好,就不得不改变魔法形态。
【寒冰盾】
从窗外抛进的种子迅速发展成为植被,而这植被好死不死地挡住了一颗子弹。
这子弹当然不是来自assassin,assassin的子弹威力极大。
两个名字突然划过脑海。
孙哲平!张佳乐!

“魔力——冰,自律,索敌,on”
“魔力——冰,自律,防御,on”
叶修简单地发布命令,周身的空气微微被寒气扭曲,空气中出现细小的冰凌,而话音未落,这条指令性的魔术就起了作用。

“突突突突突突突——”
孙哲平单手持握P90,明明只是定性为自卫武器,威力却在魔力的加持下不可同日而语。叶修周身出现细小的冰凌抵挡着攻击。

“寒冰归结,绝对零度。”

孙哲平的一只衣袖略显空荡,在寒气袭来的同时迅速后退,张佳乐的掩护没有停顿,手雷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但尽被寒冰挡住。

“ashes to ashes,and dust to dust;in the sure and certain hope 
of the resurrection unto eternal life”
(尘归尘,土归土,让往生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

沐雨橙风的退场并没有动摇苏沐橙的心智,她仍理智地进行了判断,在叶修的结界进行了这个反咒,作用是利用强大魔力强行使役尸体。
以复数计的巫术指骨缓缓化为灰烬,这个整洁的教堂只有一具尸体可供驱使,在场的人却无不色变。

韩文清。
魔力流动,逐步修复他的躯体,而他身上的光纹标志着他被使役的身份。

而此刻,固有结界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叶修脸色一变。

“Padmasambhava grew up to gradually realize about the unsatisfactory nature of existence , which led to his renunciation of both kingdom and family in order to teach the dharma to those entangled in samsara .“(莲花生长大后逐渐理解无常即娑婆苦恼之本质,因此为教导困於娑婆苦海的众生领悟佛法而放弃王位和家人。”
“轮回之名,子弹规则,复刻!”

assassin同样解放宝具,瞬间破开固有结界,而此时,韩文清几乎一步跨到berserker面前。

“嗷——”
魔力控制的躯体残留本能,韩文清猛虎般怒吼,一拳轰击在berserker身上。
“噗!”
孙哲平的身体已然无法经受这种魔力负担,骤然喷血。

“大孙!”
张佳乐撕心裂肺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对根源的渴望,决定了追求圣杯的悲愿。
然而如今,他发现了比圣杯更重要的。
那就是,与张佳乐的感情。
一起练习魔术
一起练习枪法
讨论实战应用
与张佳乐的点点滴滴,往事如烟。
感觉着自己身体情况恶化,“大概……到此为止了吧”知道张佳乐治疗魔术水平的孙哲平一抹苦笑。

然而蓝色的光芒闪耀,喻文州的治疗魔术帮助孙哲平稳住了形式,喻文州挥动衣袖,他的右臂刚才被王不留行泯灭。

“噗——”
berserker自尽,孙哲平对张佳乐露出一个让人心安的笑容。
“我们回家结婚。”
“我也该回去找少天了。”喻文州轻笑。

于是喻文州,张佳乐,孙哲平三人互相搀扶着离开教堂,各方损失惨重,此次圣杯已然无望,不如互相帮助,暂时合作,也有利于防止以前的魔术界里的仇家趁虚而入。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