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泰尔

一只高中狗 汪汪汪

fate联动全职【3】

微微睁开眼睛,自己的双手都被某种东西禁锢住,可能是因为服用了某种药物的缘故,体内的魔力运转不畅,然而魔术回路没有遭到破坏,简直是意外之喜。

不,这不是意外,只是因为……自己还有用。

想了想喻文州,少天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

“因为被关押出现了错觉么?不对!真的是他!”

墙壁并不是很厚重,少天能听到他们谈话的声音。

“你的意思是,让我交出索克萨尔的令咒,你就把黄少天放归给我,并保护我们安全离开冬木?”

“没错。”是那个牧师的声音。

那么,那个代行者又在哪呢?黄少天不由得一阵紧张。

“其实我知道是你们监督此次战争之后就后悔不应该让少天单独过来,是吧,上一届圣杯战争的胜者,能肉身硬抗英灵的战力型master韩文清,以及拥有强效援护治疗魔法的张新杰。”喻文州声音冷冽,表情阴翳,是平常从未有过的。“这是我的失误,你们不直接参加是担心成为众矢之的吧,所以如今使用这种方式。”

“不错。”张新杰严肃的表情有了松动。“相较于一直为人称赞的你的武力,我认为这份智计更令人赞赏。”

“不错,那么你的选择是?”韩文清的声音清晰地传到黄少天的耳朵里,他想起那张令人厌恶的,如同劫匪一般的脸。

【少天内心:你们抢走了我的烦烦,宝宝委屈π_π】

“好,看来这次圣杯战争已经没有胜算了……那么我的选择是……”

“砰!”异变突生,韩文清下意识挡住头颅,双臂上一道狰狞伤口即刻显现而出。

“saber!”张新杰不慌不忙,吐字飞快而清楚。

“属性强化!令咒命令:驰援韩文清为第二目标,首要击杀caster和他的御主。”

“你就这么不关心你搭档的死活吗?”喻文州居然有时间和对方搭话。

“不,他……没那么容易死。”张新杰对于自己的搭档充满了信心。

“呵呵,喻文州冷笑。”夜雨声烦的剑即将斩到喻文州鼻尖的一刻突然停下,而一把紫色的短剑刺穿了夜雨声烦的胸膛。

万戒必破之符。

夜雨声烦,已然再次易主。

“怎么可能!”张新杰第一次露出惊讶的表情,御主都来这里登过记,既然喻文州敢找上门来,与周泽楷的联合也在情理之中。

“没什么不可能的。”夜雨声烦说道,“我是servant,不是使魔,上一次让主公受困是我的疏忽,以saber的职介来到战场,自然拥有抗魔力,短暂地抵抗令咒,我还是做得到的。”张新杰非常清楚,对方的抗魔力不高,只有c,然而对方一直以来表现得谦和恭顺,才让他们放松了警惕。

“更何况,”夜雨声烦一甩金色的长发,“我是,夜雨声烦啊。”毕竟在场众人,除了周泽楷,这里的众人已经知道了夜雨声烦的真名,而现在与周泽楷是联合关系,掩饰也没多大意义了。

“还有,你以为,我会吃第二次亏吗!”反身一剑,挡住了韩文清,随后夜雨声烦几乎不假思索地动用了宝具,雪亮的光华霎时之间斜指韩文清。

迎风一刀斩!

韩文清不退反进,忽然再一次欺身而上,双拳之上红色魔力汹涌波动,仿若烈焰熊熊燃烧。

然而,索克萨尔可不是吃干饭的,墨绿色火焰再一次将韩文清击飞出去,与此同时,枪响再起,瞄准的,却不是韩文清。

张新杰的残影渐渐消失。

那么,张新杰的真身在哪里!

喻文州反身,法杖挡住刚刚袭来的十字架,“磐石无转移,张新杰,你上一次动用的伎俩难道还想生效第二次吗!”

又是残影!

喻文州再一次回身,从来没有人说过张新杰居然拥有这样的转场能力!

不,这个幻影魔术,发动者可能不是张新杰。

“前辈,在下宋奇英,霸图结社。”虽然已经明确说加入圣堂教会,但是想调动霸图结社的人对于他们两个还是轻而易举。

“优秀的后辈。”喻文州笑得温和,话语却是锋芒毕露,“可惜,今天没有霸图的人能活着走出这里。”

一声闷哼。

韩文清本已是带伤在身,如今assassin又从窗口一跃而入,形成夹击之势。

张新杰的神圣之火只烧掉了喻文州防御的魔焰,自己却被喻文州的火焰打得重伤,毕竟他擅长的是辅助,不是战斗,燃烧生命给韩文清加持几种状态,并帮助韩文清恢复了所有伤势之后,终于陷入永眠。

此战,再无悬念。

夜雨声烦击碎墙壁,破除少天的手铐脚铐,仅仅一剑,这份对力量的把控,着实妙到巅峰。

此时黄少天上身赤裸,眼睑低垂,虽然身体上没有多少伤势,但精神萎靡,实在狼狈。

“夜雨声烦护主公不利,且救援来迟,请主公责罚。”

然而黄少天已经听不到了。

“小卢,冬木教堂,你过来一下,把黄少天送回结社吧,他这次战争结束之前,大概是不会醒来了。”

(未完)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