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泰尔

一只高中狗 汪汪汪

【喻黄】握紧1

这个时候大家普遍还流连在网吧之中,荣耀的各种设施也不是那么健全,有一些设定还是相当得坑。

比如跑尸,跑尸,还有跑尸。

这直接制约了公会的行动效率。

但是最制约大家行动效率的不是跑尸的距离,而是跑尸过程中频道里一行行不断跳出来的垃圾话。

我可以敏锐地找到最适合切入战局的点,我不能观察到战场的每一个角落,但是总是会有术士的帮助。

因为索克萨尔这个传奇术士的存在,蓝溪阁的术士一直是各工会里面最多的。

一场混战。

左侧切入,银光落刃接三段斩。

身边时不时闪过紫黑色的光芒,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操作,却总是补充了自己攻防的空缺。

速度不快,等级大概不够,对于蓝的消耗可以说节约到了极致,对于自己的空缺弥补得很细致,拼命想对对手施加压力的样子,有一种很拮据的感觉。

想起来这是谁了,新跟魏老大混的小子,叫喻文州吧,下次提一句,让他用一个好一点的账号卡。

心理暗暗下定注意,这种在蓝不够的情况下能打出这种操作,不容易。

后来才知道,缺的其实不是蓝,是手速。

我喜欢这里的生活,有人支持,被人需要。

偶尔有人说我傲气,他们不知道,我只是害怕进入很多人的圈子里,我和他们每个人都很熟悉,我可以和每个人说话。

但是他们汇集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之间的空气,就成为厚重的墙,把我们阻隔在墙的两边。

荣耀走向正轨,我从网吧搬到小楼,换了配置更好的电脑,选择了适合自己的鼠标。

我喜欢沉一点点的,因为握在手里好像成为真的剑客握住了沉甸甸的剑,从此就有了依靠。

吃饭。

我默默拿起食盒走向墙边。

我没办法跟大家坐在一起吃饭,没办法没办法没办法。

不,其实是我不想,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的,只是我不想而已,并不是我在害怕。

那你去啊。一个声音在心里响起来。

挪不动脚步。

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了我旁边。

“你怎么不去和大家一起吃?”温和的声音。

“不想而已。”我匆匆地想带过,却又忍不住解释起来。“没那个必要,我吃饭很快很快的我很快就吃完回去训练了不会影响大家……”

温和的眼神。

有点慌张。“你呢?”

“手速。”

“嗯?”

“吊车尾,被排斥了。”

“哦。”我很像说点什么安慰他,但是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我就是靠手速吃饭的那些人里的一员。

虽然不仅仅依靠手速,但是害怕说出话来就是伤害。

“你真可爱。”

“喂喂喂可爱是形容女孩子的吧我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儿行得正坐得直我跟你讲……”

“原来你也不喜欢拖后腿的人呐……”

慌张。

我知道感觉到被别人厌恶的感觉,因为我也常常感觉到被世界疏离。

如果我让别人感觉到这样糟糕的事情,黄少天,你为什么不去死呢?果然,自己只能给别人带来麻烦。

自己,什么也做不到。

自己的手被拉住了,他和煦地笑。

真温柔啊,少天,可是你能瞒到什么时候呢?

喻文州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波动,转瞬即逝。

“不要在意,我开玩笑的。”

“啊?……”少天微微发愣。

双手被握住,感觉到温暖在回升,世界在回暖。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这是生活,又不是故事。

短暂的欣慰过后是被欺骗一般的无力感。

半是甩开对方的手。

“我吃完了。”

“我去训练。”

喻文州一个人默默地看着他离开。

话……这么少吗……

以上,sub1

不要说咱短小啊,高三党很不容易的哇!

会有糖的,前面虐得辛苦后面糖才甜啊【确信】

【喻黄】握紧(0)

【不离不弃喻*社恐患者黄】

我不能呆在四个人以上的小圈子里,不然就会感觉到疏离。

我不能跟许多人围在一起吃东西,不然会双手僵硬,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压在身上。

平时的我被所有人当成开朗的孩子,虽然话有一点点多,但是我懂事。

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害怕与很多人一起交往,所以才说好多话显得很热闹。

或许,我是真的喜欢说话也不一定?

你看,只是讲自己的状态就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

不好,又开始讨厌自己了呢。

但是我也并不是没有出路的。

我开始沉迷在网络之中,看不到每个人的脸,就好像是呆在昏黑的屋子里,却能和每个人说上话,又轻松,又安全。

喜欢上一个游戏,游戏的名字叫做。

荣耀。

“看剑看剑看剑看剑!”我的手指很灵活,听着键盘的“嗒嗒”声,我看见对面的术士了。

距离近了。

我知道我要赢了,术士在这个距离下绝对没有翻盘的可能。

【六杖光牢】

我的动作一滞。

怎么可能?

跟老大我比起来,你可还差得远呢,嘿嘿嘿。

我看见他的消息了,字里行间透出一股子痞气。

我知道他是谁,蓝溪阁的会长,索克萨尔。

小子,要跟着我混吗?

竞技场。

我只是回了他三个字。

可能吗?

pkpkpkpkpk!

刚才是我大意撒你知道嘛我要是认真起来……

我在死到第四次的时候同意了加入蓝溪阁。

以及那个家伙暂时比我强,那么一点点。

只是故事刚刚开始的地方,先想一点写一点,算是楔子一样的东西?

最近很累,对于故事情节也失去了考究的兴趣,请各位看官不要太在意啦【挥手挥手】

想写一个不一样的少天呢,或许州州也会不一样也说不定。

高三党更新没办法保证呢,随缘吧(我躲,别打我呀)

虽然是为了自己写的文,但还是想求红心蓝手呢

以上~

喻黄终末旅行1【我也是失踪人口回归】

用的是少女终末旅行的世界观。讲述的是在人类因战争数量骤减很久以后,发生在破碎的大陆上的故事。每个人都在从下层往上层走的过程中,因为上层居住着最多的幸存者。
顺便这里的喻黄是幼龄版本

“看,阿州,我发现了一本笔记。”少天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然后喻文州立马又苦下脸来喊,“可是我不识字啊。”
虽然性格成熟稳重,但意外的,喻文州没有受太好的教育,毕竟他们小时候是战争时期,黄少天也是如此,但是一个叫叶修的老爷爷教了他识字,喻文州一直怀疑这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
“来,让我看看。”少天咋呼道,“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
“唔,大概是一本日记本的样子。”
喻文州也好奇的把脑袋凑了过来,但是一个字也不认识。这个时候,少天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是有什么字,不认识吗?”喻文州平静地问,感觉笨蛋一定就是笨蛋,就算识字也一样。
“还有,我找到了这个,很好看,这个也是,但这个好像是个男孩子。”喻文州看着废墟里,举起了两娃娃,一个金色头发的娃娃,扎着两个双马尾,另一个则有一头粉色的可爱头发。
“不,说实话,这上面的字,我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就不懂得说的是什么意思。”看着本子上的话语,少天纤细的眉皱了起来,虎牙闪闪发光。
“这人,是个士兵吗?冬季CM?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战役的名字欸。”
“赛高?这个是日语万岁的意思吧,但是叶不修爷爷不是说这是对皇帝的尊称吗?还有为什么后面加的是败犬两个字啊?”
“咦咦咦,真是让人嫉……愤恨,居然有十二个老婆,这个国家不是很久以前就废除一夫多妻制了吗?”
喻文州挠了挠头,“这样啊……”
咚!
“什么有用的都不知道,要你何用?”
“金色的头发代表尊贵,双马尾代表傲娇,两者在一起就显得更加傲气,也更能突出可爱的特点。”喻文州一本正经。
“嗯嗯,啊哈——虽然没听懂,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刚刚挨了一发暴栗的少天水汪汪的眼睛闪闪发光。
“这个事情还是要体验一下才明白啦。”喻文州表情不变,语气微妙。
因为好长时间奔波,黄少天正好头发长了的样子。
于是,看着镜子里双马尾的自己,少天表示觉得少了点什么。
于是,喻文州的照相机里,多了一张黄少天的军装【女】照片。
……
“感觉阿州你好像在忽悠我。”
“绝对没有哦,是你的错觉。”
“这样啊。”少天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
【真好骗^_^】
夕阳下,两个人的履带摩托渐行渐远。

关于伞哥的话【思考】

说实话作为一个男生,刚刚看全职内会我是纯粹的,不懂得任何基腐,内会全职还没连载完,一个下午刷完感觉不过瘾,之后就很长时间没有关注。
等到后来被一帮二次腐女同学拉着看到了伞修的文章,才确确实实把全职补完。
看全职也好几遍了,一开始友情向同人,后来就慢慢转变画风,咳——基腐新世界:)【划掉】
在最初的悸动过后,也会思考,那么多鲜活的,无数大量篇幅描写的人物,为什么我的脑海里,却只有伞修这两个人最深刻。
叶修作为小说的主线不必多说,那伞哥呢?
每次得意忘形,总是感觉有人跟我说。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身边的人发生什么意外,总是想起来。
那个在荣耀初开便和自己相识的好友,那个彻夜不眠和自己大谈这个游戏的创新和未来的好友。他看清一切,说对了一切,打算好了一切,结果只因为一个意料之外的更新设定,梦想和希望就全都成了泡影,只留下了这把未完成的千机伞。
你本该是荣耀最有天赋,最有成就的人才对……
就我个人来说,中考失利的时候。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伞哥确确实实地,影响我的生活。
因为伞哥实在太有魅力了,而且他永远是我们想到样子。每一个人心里的伞哥都不一样,跳出条条框框,反而让人觉得最完美。
混网文界多年,感觉最大的两个不完美,是一次意料之外的更新设定,一次意料之外的车祸。
感觉自己有点泪目啊【笑】
这么长时间了,看到了同人里伞哥和叶修的各种设定,恶魔牧师啊,兄弟啊,父子啊,军官下属啊,师生啊,你们怕不是把所有你们自己萌的都扔进去了吧。
但也正因如此,我们的伞哥身形即清晰又模糊起来。
也看见过一些死忠为伞哥而拌嘴,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员【捂脸】,但现在年龄的成长,感觉自己逐渐看开了许多。
每个人的伞哥,都是不同的,有的完美,有的有一些小毛病,但都是无比戳人萌点。
啰啰嗦嗦了这么多,就想起来说为什么萌伞修而不是双叶,因为青梅竹马斗不过天降系呀【划掉这一段】
其实真正想说的是,希望大家能用包容的眼光看同人,不管是基腐还是别的什么,第一出于的肯定是对作品的喜爱,如果喜欢就双击,如果不喜欢就关掉,文明划水,鼓励作者,感觉那样,才是真正让人心暖的全职圈。
希望在沐秋新的一岁里少一些纠纷,多一些脑洞和文章。
看二次元很多时候是对现实生活的不如意,希望每一个人都可以在伞修的故事里找到安慰。
最后……
@猫团子 就是这个人写的小日子喔,蛮甜的伞修故事,让我突然想起来关于伞哥的这些话。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喔~【厚颜无耻做广告】

【宗忠】夜谈

失踪人口回归

回身一刀斩杀了最后一位历史修正主义者,脚步逐渐放缓,俯身贴近木质的墙,最深的记忆翻涌出来。
“猴子,这把刀就交给你了,哈哈哈哈,这可是我费尽心力收集的25腰中的一柄,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如同孩童,很难想象,这个人被称为第六天魔王,差点统一了日本。
更难想象的是,那个被称作猴子的,身材矮小其貌不扬的人,将日本彻底统一。
然而这些都和自己没太多关系。
摸了摸臂铠上的刀纹,笑了笑。
自己的刀纹上,刻的是仙台竹啊。
……
披着印有竹雀的和服睡袍,稳稳地坐在本丸的台阶上。
“吾心中明月当空无丝云,照尽浮世黑暗。”烛台切轻声吟诵。沐浴着月光一口一口抿着清酒,感受平滑的口感,右眼无瞳,不能视物,摘下眼罩,一时难免还有些不适应。
“马上少年过,世平白发多。 残躯天所赦,不乐是如何?”
“在想伊达公吗?”
“是啊,鹤先生。”
热闹的本丸在这个时间已然冷清下来,明月悬在空中,不由有些怠惰的倦意与寒意,更催人入眠,微云抚月,恍若隔世。
“光坊,在下突然出现在这里,你有没有感觉到惊讶喔?”鹤丸浅笑着坐在一旁,自顾自斟满一盏酒啜饮起来。
“谁知道呢?鹤先生怎么在这里?”烛台切一点也不惊讶一样,又将一盏清酒一饮而尽。
“夜半,想找点酒暖暖身子,却听有人低吟和歌,着实吓了我一跳呢。”
烛台切脸颊已经微微泛起红色,微醺地浅笑,金色的左瞳闪烁跳跃的月光让他精致的锁骨更添了几分魅惑,右侧的眼里没有瞳仁,浅浅的眼白却更显得温柔。
“可以给我讲讲,伊达公的事情吗,说不定还可以给我一点惊讶呢。”
又抿了一口清酒,烛台切倚在阶旁,眯了眯眼,缓缓地讲述起来。
【1】
这世间传说倒是乱的很呐。
传说关白大人在伏见木幡山筑城的时候,伊达公献上“朱涂船”,在次日就登上了大坂城。而关白则拔出一柄“朱丝柄”“银拵”的刀给他看:“这柄光忠是信长公所收集的二十五腰其一,可谓名刀,君看此刀当如何?”伊达公回道:“感激不尽!在下就收下了!” 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刀逃走。
可是伊达公平生,在外最重礼法风度,当年初见伊达公的时候,他虎踞侧位,身上的锋芒不下天下各大名,腰脊挺拔如刀出鞘。
我会被赠送,大概是对手之间的尊重吧。
当年,政宗,也是有心天下的啊。
来伏见的时候,伊达公是不佩刀的,深处敌营依然从容,这风度至今也学不来几分。
当时大概也是有些忐忑的吧,伊达公一直以来的刀,往往是影秀声名在外,看他这样刚直的武人,担心自己折断却又想建功立业,真是贪心。
后来才明白,他是那么温柔的人。
【2】
战国多少年,百姓易子而食,寺院燃起战火,溪水被鲜血染红,还记得政宗刚刚得到我的时候,总是抚摸着我的脊背,双眉紧紧锁住,叹何时能终结这乱世,每次祭祀,都会来到高山上看西南方向,半拔刀。
外人面前他一直无比强硬决断,风然整肃,看到他的背影,就知道他是仙台这片土地,是伊达这个家族的主人。
然而每天夜半,伊达公总是悄然拿起我,披上印着仙台竹的和服睡袍,不戴眼罩,在家中行走,或是在台阶上这个地方坐下饮酒。
那个时候,看着他不若平日的疲态,才大概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的责任吧。
他一辈子最敬重的对手是关白大人,最后却未跟随石田公,怕也是为了这里的百姓啊。如果石田公赢了战争,天下无可掌天下之主,怕是又要一个乱世。
伊达公一生,看尽争乱不断,终心无丝云,明月当空。
一直以来,伊达公有实力问天下,也曾放豪言,只是最终,选择了百姓。
【3】
离了信长公后,我就再未上过战场了,有段时间羡慕影秀那个家伙,能亲自护佑政宗啊,而我我只能祈福等待。
也曾担心,但更多的,是一种盲目如直觉的相信吧,“因为那个人是伊达公,所以不会有事。”
后来反而有点窃喜,伊达公平日里不带影秀的,他说太长太凶戾,因而,训练后辈武艺的模样,与家臣商讨战法的模样,每次来老友的时候,他亲自下厨的模样,却是我一人独享的。
而我,也被用来教育晚辈,斩杀罪臣,可以说如同小厮了,我也因此而得名,为何那一刀劈的不是什么更酷的东西呢?
每天黄昏落日,政宗公往往抱着我静坐一柱香的时间,几十年来,几乎每一日如是。那个时候他表情舒缓下来,才让人想起他也是个美男子,而不是让人升不起欲念的,冰冷冷的家主,才让人想起他,还是一位歌人。
“马上少年过,世平白发多。 残躯天所赦,不乐是如何?”年纪大了之后,当年那个小子变得有点狡猾,更宽和,没了野心,诗情却更浓。
有时因为周围人的尊敬反而有点寂寞,就格外喜欢小孩子,看着刚刚出生的男孩子,他的眼中,倒映的是顶天立地的仙台武士的影子。
【4】
伊达公还是长寿的,三代将军家光跟赖房说“我希望陆奥守能把光忠献上给我,那把刀是罕见的名刀”。
于是赖房便和伊达公开玩笑说“让光忠嫁入我们家吧”,然后伊达公大笑着说“虽然光忠是我家珍藏的孩子,但既然将军大人做媒就不能说不行了。”
于是,我就这样被“嫁”到了德川家。
那时候,伊达公只是一位老人吧,不久就去世了,其实之前他已经准备让我离开了,怕我与他陪葬,再难见天日,他也不得安宁。
……
“与伊达公,还有什么遗憾吗?”
“只是……没能与他见最后一面。”
“其实伊达公,大概如同一个心系天下的孩子吧,一直,都能爽朗地大笑……”
听着耳边的声音转为呢喃,又逐渐成为轻细的,均匀的呼吸,烛台切已经停止了叙述,不知道是醉倒,还是不抵倦意睡着,月光打在他的脸上,满是恬静。
鹤丸叹了口气,踏回取出一席被为烛台切披上,撤去空空如也的酒,转过身叹“真是惊吓呀。”正准备离去,又听见背后的呢喃。
“政宗……”

【清安】兵戎相见

酒红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冷冽的光泽,清光轻轻的俯身,摆出了居合的姿势。在本丸里,他曾经看过三日月使出过这一招,刀光如匹练,绝美的古拙之中夹杂着蝶一般的杀机。然而如今他自己使出,却几乎全是戾气,微微带着腥味的斩击,似乎在宣言着“必中”。
这样的一幕落在安定的眸子里,多了一抹惊艳,要知道,之前他和清光的对练恍若与镜子里的自己对刀,如今,清光已经走出不同的路了,放在平时,安定一定会赞赏这一刀吧,然而如今,他却没这个闲心。
因为现在他所面对的,是历史修正——清光。
“为什么呢?清光你会……”在本丸里,最亲近的除了刀剑们与主人的关系,就是兄弟之间的关系了啊。
安定却突然无法说出口了,因为知道,对方那份心情与自己是如出一辙的。一位老刀匠说过,每一把刀都有灵魂,那么在那个灵魂的伊始之年,在懵懵懂懂之中,模糊地感觉到有手指温柔有力地抚摸刀身,有声线温和地念出刀铭。
那个时候,就决定了用自己的一生追随主人,然而自己真正地意识清醒,能吐人言,能识文字的时候,主人却已如朝露随年月逝去。
真是……残忍呢,而且还要回到池田屋,看那一夜的烈焰与鲜血,然而不论怎样,自己依然心甘情愿让自己挥剑的术理成为总司影子的模样。
手不由得有些冰冷,看着清光面上的一道道细碎的青色纹理,像极了传说中的青鬼,对方堕落至此,只因为他们之间共同仰慕的那个人啊。
清光逐渐动着嘴型,对方前冲而来的一刻安定才明白,那是 「快走」。
随后他就明白了原因,清光如今的力气之大,他几乎完全不能抗衡,不,不止是力气,这是身体全方面的上升。
“加州,你就这么需要力量吗?”
“当然,没有力量,什么也做不到!”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突刺。
清光,瞬间就被这强大的力量击飞出去。
伙伴们都被拖住,清光身上青炎愈发肆虐,眼中清明逐渐消失。
……
今天就要……
死在这里了吗……
真是可笑呢,要死在侍奉过同一个主人的刀的刀下。
然而刀被挡下了,是娴熟的背打,眼前的人影一丝晃动都没有。
安定的手带上了刀柄,清光由于侵蚀说话艰难“不…要…他……要…杀你啊……”
“我知道。”总司笑得潇洒。
“哈?*2”
“不就是安定和清光嘛,虽然不知道你们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是你们没有错了,我自己的刀,我自己还不知道嘛。”
“只是,清光,”他的表情一下子严肃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在我的印象里,你可是最注重风雅的啊!”
“那个……”加州嗫嚅了一下,没有回答。
“今天的池田屋,我会,死在这里吧。”总司作出了让清光与安定都惊奇无比的宣言。总司居然知道了这样的事实,这种事,这么想也不可能吧。
“那些个绿色和紫色的怪人,我之前看到了几乎断裂的清光,和一群穿着有点奇特的家伙,是跟你们一起的吧,我,还看到了自己的逝去呢。”总司笑得洒脱,“我今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啊。”
“总司您……”
“我已经没多少时日了”,咳出一口鲜血,总司笑得坦然,“烟云聚拢亦复散,过眼渺茫自随然,今日,除了战一场,作为武士,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总司的笑容,在烟尘里看得不真切,“呐,清光,安定,陪我战上一场吧,这是我的最后一战了呢。”
“是×2”
……
总司沉默虚弱地依靠在墙边,“真想……有一口酒喝啊”面带微笑辞世,时24岁。
清光刀身寸寸崩裂,毕竟曾经几乎成为历史修正主义者,又因为见到总司强行逆转而回。
天地间,唯余一条长长的红色围巾,被风吹起,猎猎作响。
安定瞟到围巾上一行小字。
“承蒙照顾了啊,安定,这一次,让我任性一回吧。”
安定将围巾收好。
“‘烟云聚拢亦复散,过眼渺茫自随然’吗?再会了呢。”
背影渐渐消失在不知之处。

#略难过

骤雨无情天色暗,临行总虑去时安
更忧世事多磨难,此别经年再见难
   

我是写手part-two

【9】
蓝雨这个小说网,里喻文州的这本标签为西幻和侦探为小说网一书封神,这个年代写手大多靠着脑洞或者搞事,偶尔出现一本这样文笔斐然的小说让人十分惊喜。
随后,广大读者陷入了世界深深的恶意。
看着某视频网站直播上喻文州温文尔雅的缓慢敲字,让人感叹,今天……可能又更不上了。
少天你把你的手速分一点给州州啊啊啊!(无数读者内心怒吼)
【10】
蓝雨小说网的另一位大神是黄少天,以更文速度快著称有两个星期完成一部长篇小说的记录,而且保质保量。
文风诡谲,思路开阔,尝尝转换自己的写作类型。然而也有一点是无法改正的缺点。
那就是他的小说,如果不经编辑修正是没有办法阅读的,每一句话日常能删掉十个字符以上,所以他的小说在小说网里从来都是分开去销售的,一本是删节版一本是未删节版,然而好多人还是对未删节版情有独钟,这就是小说网十大谜团之一。
【11】
曾经不少的人怀疑黄少天是提前有的存稿。然而,同样在视频网站上直播的他打消了人们的疑虑。
有一次人们亲眼看着他一边码字一边乱侃的时候突然晕倒,把不少读者吓了一跳后来才知道是说话过多导致的缺氧,看着他和语速相比悲哀的手速,人们不由得为昵称州州的某写手默哀。
【12】
同样是视频直播的时候,一次喻文州在自己的家里开直播,有网友问他,你左手边的那本书是什么,他拿起那本儿书的时候,弹幕瞬间刷满了评论区。
《蓝雨小说网的二三事》
普通的名字。
作者,戴妍琦。
【13】
其实相对于其他所有人来说,跟喻文州一个办公楼的黄少天,对他的了解才是最深刻的。他深深的清楚喻文州的一些秘密。
比如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小时候那些读者等待书更的绝望的眼神,看他们第二天早上等了一夜都没有看到书时的黑眼圈。
这就确定了黄少天和喻文州之间的攻受关系。
【14】
黄少天还清楚喻文州一些不为人知的喜好,比如靠近的时候轻轻往自己的耳旁吹气,比如喻文州特别喜欢把自己的头发弄乱的跟鸡窝一样,再比如说一起吃饭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偷偷环住自己的腰,自己挣扎他就痒痒自己……
然而自己……并不讨厌?
哈?
【15】
各种文字工作者组织当中,众所周知,烟雨楼是女性最多的,据说烟雨楼内部一直有一个分享群,里面还有来自雷霆出版社的戴妍琦,以及兴欣轻小说网站的唐柔,苏沐橙等人。
一次黄少天侥幸目睹了里面的分享列表。
《喻黄:超级超级甜的》
《摄像头下的真相:喻文州竟然是攻》
《弱受黄少天的迷幻之旅》
……
这一天晚上,苏沐橙发现群被人举报了。
【16】
蓝雨小说网近期最大的盛事就是喻黄8月10日结婚。

黄少天17岁快乐!

【伞修】叶不修的小本——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11

感觉到联盟里面和以前不一样了。
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荣耀,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现在想来,这种发展当年的你也不会料到吧。

越来越多的人追求好看的打法,越来越多的人失去对战术的关注,越来越多的人改变着这个游戏。
直到上次老板来跟我说,希望我也能总是用难度更高,更好看的打法,而不是那些更实用的。
我明白时代的变化,但我不想接受它。

战斗要的,是胜利,用什么方法,没有关系。
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有的时候有的人打起来不好看,但你不能指望联盟里每一个人都是韩文清一样强硬,猥琐的程度,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

是不是该向你汇报一下沐橙的近况了呢?
大小姐现在沉迷肥皂剧,而且是特别无聊的那种【叹气】,老板有希望让她成为电竞偶像什么的想法,她也不讨厌,反正这么大了,我也就让她自己选择自己的路。

队里情况不太乐观,第五赛季强队很多,这样。
今年去南山的时候,我给你带一套清风的新鼠标,嗯。